当前位置: 首页>文艺评论>青年艺评
0
如果没有现代舞,我们该如何来表现颓丧、悲凉的心境……
信息来源: ?? 责任编辑: ???? 发布时间:2021-02-02
 

舞剧《大饭店》:如果没有现代舞,我们该如何来表现颓丧、悲凉的心境……

 韩炎炎、岑颖

 


 >>>>>   韩炎炎:用标签表现人物    

自印象主义横空出世之后,对具象的解构被表现在方方面面。约翰凯奇的为噪音正名,马蒂斯的撕裂具象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舞剧《大饭店》无疑是向这些先贤致敬。

无旋律的配乐似乎是噪音与节奏的知己。当明确的旋律给了情景与事件时,那就不要它,只保留长音符的情绪,用不同的音色表现色彩。观众的感知被这些音乐影响,而这些影响又左右了观众看台上舞蹈的观感。

没有明确的叙事线和时间线。这让观演变得十分有趣,仿佛跟导演在猜谜。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在饭店里发生的这一切。三个部分:大厅、卧室、浴缸。七个人,赤橙黄绿青蓝紫。孕妇和她的酗酒丈夫、妓女、一对夫妻、两个服务员。

印象派成功改变了人们对画的印象,从光表现色彩变成了色彩表现光。舞剧《大饭店》也是,从定性的人物需要服装变成了用服装去表现人物。比如,红衣妓女披上黄衣外套与黄衣男人肢体交媾时,她就直接插入到黄紫的家庭生活中去了。而最后,当这些演员们脱下服装,那也意味着与这些角色人物的情绪告别。

 

大厅发生了许多社交关系的表演,妓女在众人的注视下,在神秘鼓乐里起舞,让原本的诱惑变得诡异。餐厅的进食变成了狂欢与迷乱。七个人之间各有各的交集与沟通。

第二幕的卧室则直接的多。就是欲望。时间线的错乱,三组场景同时发生。观众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我看到的这些演员是在同一时间里的演出。而演员们所在的舞台上的时间则是有前有后。交叉叙事让欲望变得更明显,出轨、家暴、失望、绝望、梦境、濡沫……人类大概能生发的大部分情绪都是在卧室里:在镜子里、在柜子里、在沙发边、在床上床下……

第三幕,浴缸。由绿裙女服务员拿着玫瑰花在大幕前串场。大幕拉开后,所有的场景都消失了。冷水灌入舞台,冲洗一切。七彩在水中起舞、蹦跳、翻滚。最后脱掉衣服,离开人物。

无主线的剧情可以让想象力飞扬,但舞蹈本身就是对生活片段的活态切片,打碎了之后更让这种碎片支离。这样的优势在于浪漫肆意,观众可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但是缺点也很明显,主线的缺失让大部分人看不懂,并且让情感的张力变小,一不小心就变成基本功展示。这中间的尺度分寸全在导演,也全在观众。

 

 >>>>>   岑颖:孤独感是人类难以摆脱的终极命题    

听到身边的很多观众说看不懂。看不懂就对了。

孤独感是人类难以摆脱的终极命题。今天坐在你对面、搭着你的肩、吻过你的脸、睡在你身边的人,你懂Ta吗?Ta懂你吗?如果没有人懂,人活在这纷纭的世间,如何不有茕茕孑立的悲凉感?何况你不过是一个看现代舞的观众。

“孕妇”始终牵挂一个人,郁郁寡欢,饭店经理不明白她为什么总与一个醉汉纠缠不清,可能她自己也不明白。“情人”与多个男人有着情感纠葛,她一次又一次收到花束,又一次又一次把它们扔掉。我们不知道送的人是谁,送的人也不知道她心里要的究竟是什么。可能她自己同样不知道,因而彷徨,焦躁,放纵肉欲,而心如飘萍。“夫人”有一个教授丈夫,却觉得他跟自己同床异梦。女佣一次次替人送花,却没有人关心她也有一个关于玫瑰的梦,一个关于爱的渴望。男人们也一样。醉汉,或者教授,无论有家无家,有伴无伴,都是不被理解的人。或者潜意识里也不愿意让人理解。

 

望着舞台上身体无限接近而内心各怀悲喜的人们,我悲从中来。人与人要卸下一切伪装,或者自我保护的盔甲,就如同我们要脱掉一切衣物赤裸相对一样,几乎是不可能的。孤独感的来源,不只在于他人,更在于自己。

很难想象,这个世上如果没有现代舞,要怎样来表现这种颓丧、悲凉的心境。一切以陈述故事为目的的手段都过于具象,身体与心灵的直接对话则能充满力量!

最后,当他们在水里舞蹈,直至脱下外衣,把它们挂上半空,我愿意把这理解成对人类卸下外在的包裹,而坦然相对的渴望,哪怕它仅仅是一个幻梦。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

亚美app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