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文艺评论>西湖论坛
0
《失独》:社会公益思考与现实主义电影的新探索
信息来源: ?? 责任编辑: ???? 发布时间:2021-04-11
 

《失独》:社会公益思考与现实主义电影的新探索

孟琪 电影艺术杂志 昨天
图片

 

4月7日,由中国电影家协会指导、电影艺术杂志社主办的“电影《失独》专家研讨会”在京举行。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孙崇磊,《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袁新文、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道新等十余位学界专家和《失独》总监制唐科、导演钟海等主创出席了研讨会。专家们就电影《失独》的创作过程、题材开拓、美学特色等问题进行了深度解析与研讨。与会者认为,《失独》不仅在题材选择上具有直面社会问题的勇气,且在影片主题表达和叙事结构、视听语言与空间造型等方面有不错的追求与探索,继承了中国现实主义电影的叙事传统,也为中国电影对社会公益的思考拓展了空间,丰富了中国电影的多元样貌。

 

图片

钟海   电影《失独》导演

钟海首先介绍了影片《失独》的创作过程。《失独》是一部获得电影文学奖的剧本,后经电影频道的扶持,历经两年的时间拍摄完成。影片选择了夏、秋、冬、春四个季节分别进行拍摄,时间跨度较长。他坦言,在创作过程中曾采访过许多失独的家庭,对此触动很大。

我国到去年为止已经有将近三百万个失独家庭,涉及人口大约有一千多万人。对于失独家庭的父母来说,这种创伤是无法弥补的,尽管时间的流逝会慢慢冲淡痛苦,但若想伤口完全愈合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这部电影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能够针对这种特殊家庭和特殊情况,给予关注和关心。电影频道选择扶持这部电影,对当前社会具有很大意义。

图片

孙崇磊    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

孙崇磊指出,近年来有许多类似题材的影片出现,创作者们都通过不同的视角,对失独家庭和群体给予了关注,并通过电影唤起了大众的情感共鸣,引发了社会上的广泛讨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近年来中国影协一直致力于引导、鼓励现实题材的电影创作,核心就是希望能够引导电影工作者们将创作视角下移、创作重心下沉,在创作实践中自觉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电影《失独》选取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在关注失独人群生存状态的同时,直面这一群体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并通过富有生活质感的影像和情节、跌宕起伏的叙事,从一个小人物、小家庭、小社区出发,传递出人与人之间的真挚与友善之情,折射出中国在社会治理体系上的有益探索,反映了当下的中国社会勇于直面问题、敢于担当的时代风貌。

《失独》把一个社会问题聚焦在微小的叙事中,以普通人的视角,从角色的内心展开进行创作,从生活的细节中刻画人物,使影片的底色更加温暖,对现实的表现也更有力量。影片也有一些小小的遗憾。但还是希望电影创作者们继续坚持、坚守现实题材的创作之路,挖掘人民生活中更多真实、生动、感人的故事,推出更多有温度、有力量的作品。

图片

饶曙光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

饶曙光认为,制片方和创作团队能够选择、直面这类沉重的影片题材,是非常具有勇气的,在当前中国的社会和家庭结构下,失独是一个特别敏感的题材。家庭叙事如《你好,李焕英》《送你一朵小红花》等,对中国的电影观众来说,是一种具有很大吸引力的电影题材。

《失独》是一部具有现实主义底色的作品,影片把失独家庭的心路历程、人物的痛苦和挣扎表现得入木三分,也有较为独特的亮点,如社区的治理体系、社区中的小男孩这一角色等,都起到丰富影片表达的作用。影片在影像化表达、电影语言等方面都较为准确,关于爱和宽恕的主题在当前也特别有价值。影片的信息量非常大,它并非简单地讲述如何帮助一个失独的家庭,也不是描写失独的家庭如何走出痛苦,而是真正地进入到失独家庭的内心情感世界中,通过人物的塑造把这种感情表达出来。影片对于失独的这对父母塑造得非常成功,音乐使用得也很出色。但在某些情节方面仍旧值得商榷,如捡手机的行为动机呈现得还有些不充分,对社区救助团体工作者的描写还应该更加具体一些。整体来看,影片的真实感和主题方面的表达都是很出色的。

图片

袁新文    《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

袁新文认为,《失独》是一部以现实主义的手法直面社会问题,揭社会之痛、疗家庭之伤的作品。影片是向社会深层开掘和向人性深处探寻两个层面进行叙事。从社会角度来说,失独不仅是一个家庭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是不容忽视、不容回避的。特别是由于灾害或意外伤害、疾病被夺取独生子女的家庭,更是一个沉重的社会话题。这其中不仅包括当今社会的青少年教育问题、青少年人际交往问题,也同时关联社会治理等问题,影片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出了这些现象,并用艺术的语言表现出来。

从人性角度来说,影片刻画了两位父母人性深处的一些特征,对他们的挣扎与仇恨、本能与自私,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并在压抑的氛围中显现出了亮光和温暖,这是很难得的。但对于年轻男主人公项岩性格的刻画不够充分,对这一人物的人性深刻程度的探索稍有欠缺,如果能有艺术方面的升华处理可能会更好。

 

图片

李道新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李道新从“直面”一词出发,认为《失独》是一部直面现实、深入中国当下现实生活,直面中国人家庭伦理情感以及内在精神诉求的影片。通过对两个家庭之间关系的描写以及最终矛盾的解决,呈现出创作者对宽恕的理解,为观众提供了一种有关生命的教育方案。影片较为典型地表现了两个中国家庭的父母面对孩子的丧失所展现出的一种精神状态,对于这种精神状态的表现和表演,非常符合中国人家庭伦理的情感逻辑,也非常符合普通观众对表演的期待。就这一方面来说,这部影片实现了其自身价值。影片中对宽恕的表达已经上升到中国人、中国观众对生命的认识,以及对生命教育的理解,在题材和主题方面是具有创新性的。影片找到了独特的题材,并将人物安置在非常难以面对和解决的处境当中,试图展现更具有普遍意义的精神诉求,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中国作为一个强国,要立足于世界,就要从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出发,呈现出更多与世界共通的体验和精神,从这一角度看《失独》这部影片,也是非常恰当的。但同时,在这样的精神高度和立意基础上,影片也有一些不足,还需要有更丰富的表达手法,从当下社会的境遇中进行深挖,给予这种宽恕和对生命的新理解一个更具合理性的逻辑,找到一种更能够被观众接受的方式,而不是最终走向一种所谓的大爱和博爱的层面。除此之外,失独是一个社会性的命题,与文化紧密联系在一起,影片对于独生子女的设定并非是最合适的,如果能够体现出每个个体的生命价值可能会更具感染力。

 

图片

康  伟    《中国艺术报》总编辑


康伟表示,影片《失独》属于悲剧色彩比较浓重的作品,即把美好的东西打碎了给观众看。影片向观众展示了美好事物破碎后的沉重以及带来的反思和痛苦,最终影片结局是否和解或宽恕,也有一种开放的态度。这部作品紧紧抓住失子之痛,台词直击人心,击中了父母心理最脆弱、最柔软的部分,同时也是最打动人的力量来源之一,影片将警示教育、法治题材与家庭伦理题材相结合,是一种新的尝试,让观众印象深刻。

影片首先是一种对人性的拷问,对于孩子的塑造引发了观众对于年轻人心理人格以及教育的思考,这也是叙事动力所在。其次,深刻地表现了失去孩子父母,的心理、精神痛苦及基层的社会生态,展现了当下中国基层社会的整体状况和一种向善的治理结构,这是影片的独特之处。不同于以往的模式化叙事,《失独》把重点放在这两对父母的情感之上,这样的结构编排也非常有意思。但影片在某些细节方面还略显粗糙,最后的宽恕、谅解也缺少铺垫,转变的过程稍显突兀,但瑕不掩瑜,《失独》的确是一部非常有意义的作品,适合家长与孩子一起观看,并从中找到自己应当承担的某些责任。

图片

黄  军    导演,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厂长


黄军表示,《失独》是钟海导演特别成功的一部作品。影片叙事非常简练,取舍明确。夏、秋、冬、春四个季节也暗含着影片叙事的发展脉络,为影片增添了表意的成分,将夏的灼热、秋的萧瑟、冬的寒冷和春的生机都体现在人物的情感状态中。叙事结构讲究且得体,造型和视听语言的运用比较成熟,而且节奏也能够打动观众,非常精炼。

他用四个“思”——多思、深思、反思、忧思来概括影片。认为该作品对观众既有法律的警示作用,又有对人性力量的震撼感。首先影片的悲剧性更为丰富、彻底,因为悲剧的承受者并非是悲剧的制造者,却要承受悲剧的结果,这是特别令人特别难过的,这种力量比一般的悲剧更加彻底。其次,影片唤醒了观众从社会各个层面全方位地营造良好生存环境和社会生态的自觉性。最后,虽然影片还有一些不足之处,但这部作品仍旧值得继续推广,这一题材应进一步在创作层面进行深挖。

图片

张  卫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常务副会长


张卫指出,《失独》首先是一部典型的主旋律电影,探索了主旋律的新力量。首先,《失独》像《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等作品一样,都对以往主旋律的创作传统予以改造,在临近建党100周年之际,《失独》探索了主旋律电影的新经验,影片对芸芸众生所给予的人文关怀,是主旋律电影很重要的一脉。第二,《失独》展现出主旋律电影的文化深度,而非制造概念、图解文件。影片将中国传统的血缘观念展现出来,片中那首诗更是中国古典文化的一种显现。第三,《失独》体现出一种“性本善”的哲学深度,人物的处理体现出善的本性,对宽恕主题的表达也是东西方哲学共有的焦点,对人性的挖掘比较深,影片中老师所说的生命的教育也蕴含这一种生命哲学的理念。第四,《失独》展现出一种新的主旋律电影的叙事技巧,不同以往的平淡叙事,影片有起有伏,矛盾呈现也比较激烈,而且夏、秋、冬、春的叙事结构也很完整。第五,《失独》拥有较为独特的情感抒发。这种情感不再永远是积极向上的,而是多元、丰富、复杂的。第六,《失独》在主旋律电影的人物塑造方面有所突破。没有英雄人物的强硬塑造,且在表演方面也很真实。

最后,张卫就电影频道对中小题材主旋律电影的创作进行总结,并对其紧随时代步伐,寻找新突破的创作精神给予肯定和敬佩。

图片

皇甫宜川  《当代电影》杂志社社长、主编


皇甫宜川表示,他对《失独》这一题材的影片很感兴趣,当前电影界应该对此类作品给予鼓励。他从以下三方面对影片进行解析。第一,影片触及社会的痛点问题,即失独的问题,以及为什么会失独。第二,影片帮助观众了解了一种生活困境。第三,影片给出了一种解决困境的方案,失独却不失温暖,且这是一种具有中国特点的方案。作为一名艺术创作者,在面对当下中国不断发展的社会所出现的种种问题时,他敢于直面和思考这些问题,这是这部电影给观众非常好的一个启示,也是电影的价值所在。

影片也具备一些新意和特点。第一是关于叙事层面。故事起因是道德的瑕疵导致偶然事件的发生,因此并没有强烈的外在冲突,对于创作者来说是有困难的。第二是关于人物塑造。影片用第三人称的方式来介入叙事,化解矛盾,思考走出困境的方式是很独特的。第三是关于社会层面。影片展现了一种当代阶层差异的社会景观,杀人的孩子相比起被杀的孩子,他的生存环境更为困难,这种困境也给观众带来更多的思考,由失独这一角度带出当代社会的不同面貌。但影片对另一家人的关注还是不太够,更多的关怀给予了失独的家庭,对于街道干部这个人物的塑造还有所欠缺,如果能将这一视角的叙事线索再丰富一些或许会更好。

图片

李春利    《光明日报》文艺部副主任

 

李春利坦言,作为母亲,其实不太忍心面对这类题材的电影,但《失独》不仅有扎心的疼,还有温暖的触动,这是影片比较出色的地方。《失独》用独特的视角讲述了一个如何让一对失独夫妻走出来的故事,社区工作者的视角是非常有新意的,他穿起了两个破碎家庭这两条叙事线,同时他也在这个过程中有所成长。影片是一个非常好的公益题材作品,也是中国电影所需要的一种题材。其次,影片中有很多一念之差的“意外”是很出彩的,这关系到青少年成长的问题,同时这些意外也都是一种必然的发生。影片对于失独家庭的母亲的塑造很真实,很多类似题材的影片都在努力营造一种氛围,想要制造一个可以谅解与宽容的契机,但《失独》的优点在于对真实的追求,影片最终的宽恕其实并非是矛盾的解决,而是与自己的和解。其中对四季的处理也很巧妙,是一种无声的表达,胜过很多赘述。但影片也有不足之处,社区工作者的形象还可以再丰满一点,他与这个家庭的关系也应该笔墨更足一些。

图片

高小立    《文艺报》艺术评论部主任

 

高小立认为,在《失独》中看到了中国电影“仁”的精神。影片看似是一个刑事案,实则关注的是中国的失独家庭。据调查,中国每年15至30岁独生子女死亡人数至少是7.6万人,由此带来的是每年约有7.6万个家庭的分崩离析。影片将视角对准了失独这一被主流社会忽略的群体,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创作精神。以往大家对中国电影发展的认知还停留在“技”不如人或“钱”不如人的观点上,但是现在技术、票房都有了,有时最为宝贵的人文精神方面却缺失了。像《我不是药神》《你好,李焕英》等影片,都是依靠人文关怀赢得大家关注的。《失独》这部电影体现了中国电影人在人文关怀上的一种主动性和自觉性。

其次,电影的叙事逻辑很扎实,完成度很高。很多细节处理得都非常好。通过四季的变化映射出叙事的转变,而且对信的处理也恰到好处,收下信就意味着放下了仇恨,虽然没有表现春天的新生,但在前面夏、秋、冬的强烈铺垫下,观众已经明了了,同时春天没有来,也带来更深层次的思考,代表春天还有期待,这种留白的处理方式也很符合中国观众的审美。

除此之外,高小立也提到了当失独家庭和故事原型中的真实人物看到影片时的感受问题,认为他们可能会面临愈合后的伤疤再次被揭开的痛楚。

图片

索亚斌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索亚斌表示,在观看《失独》时有一种渐入佳境的感觉,影片很有代入感,最后的留白处理很巧妙,没有将影片引入煽情或滥情的创作模式中。影片选择直面失独这一社会性议题是很有勇气的,这类题材通常会面临吃力不讨好的困境,创作者的这种创作精神值得钦佩。

影片以两个家庭的父母为叙事核心,始终将人物放置在社会关系的网络之中,分寸感拿捏得比较好,没有回避很多社会问题,也没有过度美化,而且相互之间经常出现情感状态或价值观念的碰撞,这是影片的最大特色。影片涉及的人物和社会关系非常广,通过一个事件把所有人凝聚在一起,最后强调了事件本身中,人物的情感状态和一种合乎法律与道德的和解,没有强行宽恕的设定十分难得。影片中对于普通人之间相互慰藉、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的展现极具温情感。这类影片或许也可以成为电影频道今后作品的一种特色。

影片也有不足之处,对演员的挑选以及歌曲演唱的处理等方面还可以更进一步。

图片

谭  政    《电影艺术》主编、研究员

 

谭政从影片的人物、叙事以及文本和伦理逻辑三方面对影片进行了深度解析。他认为,《失独》的人物关系设置非常丰富,支撑起整个社会基层的生态环境。这种设置也让叙事有了丰富的支点,能够层层递进,进行深入地开掘。

其次,影片叙事非常沉稳,影像化的表达比较到位,通过四季的变化,衬托出人物的心理,尤其雪景的进入非常具有冲击力。开场几处的静音和影片多处的音乐、音效处理都充满了力量。

最后,影片是故事文本的逻辑和社会伦理的逻辑达成巧妙平衡的结果,体现出一种主流媒体的社会责任感。结尾主人公走出阴影的处理,比较巧妙地呈现出一个社会各个层面都可以接受的结果,这是一种主流媒体所具有的社会责任感的叙事取向,在社会伦理层面完成了对社会的思考和人文关怀的倾注。但影片最后张彬彬认父亲的处理有些生硬,如果削弱一些对他的叙事表现,或者以那位暴力同学的视角来展现可能会更好一些。

图片

唐 科  电影频道节目中心电影创作部主任

电影《失独》总监制

 

唐科感谢了各位专家对影片的肯定与支持,也虚心接受大家的宝贵意见。他表示,《失独》剧本经过多次修改后最终定稿并制作完成,其初心也是希望能够通过这部影片对现实有所反映和影响,继承中国电影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和倾注人文关怀的创作传统。他认为,虽然在艺术表达或主题升华等方面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但《失独》的确是社会和电影界所需要的一类题材。影片于2020年12月7日在电影频道的黄金时间晚8点15分播出,是当晚同时段排名第一的作品,收视率为1.007。这部影片适合每个家庭观看,对子女的教育、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都具有一定的启发和借鉴意义。

电影频道的电影创作也在不断探索,也在思考如何将我们的文化传统与电影叙事相结合,创作出具有世界高度的电影,这一命题也有待电影人进一步努力,而电影频道也依旧会遵循现实主义的创作路线继续努力开掘!

 

图片

亚美app首页